草木灰

凹凸乙女和脑洞,挖坑专属地。
腐向正经篇放大号

头像和背景都来自森林太太。
他们第一次接吻是在教学楼背后的小树林,响也拽着康平的衣领强迫对方垂下了头,他低低笑了一声后覆上对方的唇——一年四季总是苍白无色的唇。康平刚刚结束一天的课程,还没来得及喝一口水,那人的舌尖抚过那些褶皱,贝齿轻轻啃咬他的下唇,康平瞪大眼睛,看见他眼里带着无尽的温柔缱绻。







我应该去看眼科,康平想。果不其然下一秒他的思绪就被唇上一阵顿痛拉回,响也的虎牙刺入了他柔软的唇瓣,血珠冒出,康平下意识狠狠一推,拉开了他俩暧昧又危险的距离,舌头在伤口处一舔,咸腥的味道。







响也被推得险些站不稳,康平抬头,看见乖乖的好学生扬着嘴角,笑意直达眼底。







事实上渡康平是个很敏感的人,往日从这位优雅温和的贵公子漂亮的脸上读出的都是公式化的笑意,冰冷又疏离。这会儿速水响也却是发自内心地笑,眼里装了流光溢彩,像揉进了万丈星河般闪耀。







这让学校无数怀春少女脸红心跳的场景没使渡康平感到一丝浪漫,夏天的暑气还未散去,白衬衫里淌着汗,可他像被投入冰窖一般浑身冰凉,于是他向后退,摆出一副防御的姿态,这一举动让速水响也笑得更深了。他将空空的双手举起展示给康平看,没有刀哦,他说。话语甜腻。







当然也没有斧子。

手绘插画教程

给大家分享一组超全的中英文色谱。 ​(转) ​ ​​​​

骑士坐在禁闭房前看天上的月亮。







安迷修来到雷王星皇宫的第一年,他还习惯想很多以前的事情,他想母星,想他的师傅,想骑士道,想他身后这栋华贵建筑里,那个头破血流却仍在无声抗争的人。







他安静地想了很久,直到一片云飘过遮住了那轮满月。雷狮的声音从门后传来,他说,安迷修,你抬头看看天空。







安迷修想我本来就在看天空,月亮已经没了,但他望见许多星星,不知距离雷王星多少光年的星星。







雷狮说禁闭房的屋顶是透明的,一抬眼便是大片的星空。他说星空应该更为广阔,不应该被拘禁在一个四四方方的的玻璃罩里。







"所以只要我身处皇宫这个监狱,就无法看见真正的世界。"







那你现在算什么?被派来看守禁闭房的骑士问道,监狱中的监狱?







三皇子在门后一时语塞。







过了许久,安迷修就快要睡着的时候,雷狮的声音伴着晚风传来,他说安迷修,我出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揍你一顿。







然后我要牵着你的手带你逃走。

记个雷安智障段子【住口吧】

安哥和雷总聊天,发现雷总很喜欢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之后发一句,我jj都笑歪了。

这一天安哥和雷总日常打架,雷总回去后给他发了条,我jj都气歪了。

安哥:那你不是歪回来又正了?

……

雷总:你过来我给你看个大宝贝。

安哥:jj歪的人不配和我说话。

深黄枯叶


那股风来得突然,一瞬间街道上满地的枯叶被卷起,仿佛一群死而复生的黄色蝴蝶煽动翅膀飞向天空。安迷修手里还拿着叠资料文件, 被风力带动着翻页,发出一阵声响。他连忙将资料紧紧抱在怀里,确保那些资料的平安无事之后抬头,恰恰好撞见一双紫色眼睛。

雷狮站在街道拐角处,穿一件深色风衣,衣领被竖了起来。他头上那条头巾早不见,墨蓝的发缕缕垂下,安迷修眼镜是新配的,透过镜片清晰看见他左耳耳垂上的明黄色星星耳坠。他双手插在风衣两侧的口袋里,散步一般悠闲地走,目光触及安迷修时硬生生停下。于是两个旧情人在异国他乡的街道上相遇,站在原地尴尬地对视。

这条街平日就冷清,现下更是没什么人。周围死一般的寂静,安迷修想,好了,这还不如在条熙熙攘攘的街上相遇呢,至少还能装作没看见对方擦身而过。而现在这种情况的话,除非他俩之中有人是瞎子。他想了想毕竟自己是年长者,便主动朝对面“哟”了一声,算是打招呼。

雷狮挑了挑眉,迈开长腿朝他走来,走进后安迷修才发现这家伙似乎比以前高了些。结果雷狮在他面前站定,一开口就是一句:“安迷修,这么多年不见,你怎么还是这么矮?”

安迷修当场就想不顾往日情面给他一记上勾拳。

“就好像是终于做出了决定踏入深海,海水带着阳光的温度一点点漫上身体,最终咸腥的气息充斥口鼻,闭上眼即将陷入永眠时,一只手突然狠狠将自己拽出来。”

金是这样的存在,要比喻的话,像太阳一般热烈,挂着灿烂的笑容靠近,不容任何反抗。

有人迷恋那份温暖,可有人害怕被灼伤。

上帝降下第一道光起,世界划为两半。一半被光明无限宠幸,一半注定永远笼罩在黑夜。生活于黑夜的人嫉妒着生活于光明中的人,为什么同为人,他们却在阳光下肆意又幸福地生活,自己却匍匐于黑暗脚下惨叫痛苦。他们挣扎反抗,终于有一天得到了进入光明世界的机会,但越过那条分界线的那一刻就被那温度灼伤,只能狼狈地逃回。

看吧,有人嘲笑到,黑暗的俘虏即使逃出牢狱脚上也拷着锁链,轻轻一拉就可以将堵上性命的努力化为齑粉,生来就注定的命运不会有任何改变,看吧,看吧。

于是黑暗中的人们放弃了挣扎,如行尸走肉一般麻木地活着,在另一个世界的人朝自己伸出手时毫不犹豫地甩开。

这便是我和金的写照。

金就像是以采摘日光为生的人。格瑞用钢笔写下这句话,然后墨水在白纸上舞动,留下了一道蜿蜒的痕迹,这时窗外一抹光潜了进来,静悄悄地落在他笔锋凌厉的字迹上,他低头,未干的墨珠反射阳光,那句话就仿佛被镀上了一层金粉闪耀着,正如金在他的眼中熠熠生辉的模样。

雷安,脑洞

赛车手双天王设定,安迷修死于车祸,死前躺在雷狮怀里抹掉他的眼泪道:“你的征途才刚刚开始。”

我的生命走向终点的那一刻,便是你站在新起跑线的时候。

想找个人聊梗......乙腐通吃杂食的那种QAQ